叹息,一声声的叹息……
  
  玫亚不由自主的一声声长叹,而这种叹息已是一种身体的病态了,因为跟相爱了几年的曙生气,她已浑身瘫软,没有一丝丝力气的感觉,只能庸懒的倦缩在床上发呆。活着,却如同死人。
  
  又一次弄不清原由的跟曙生气了,就在前几天他们还在一起缠绵,勾起玫亚许多的回忆。
  
  当初相爱时,曙还总是发信息给玫亚,让玫亚最难忘的是最简单也最看重的三个字:我爱你!
  
  那时候,玫亚看到这三个最简单的字的时候,觉得曙傻傻的憨憨的,感觉曙就是铁定爱自己的,玫亚认为爱就是一诺千金的,心里真是被幸福快乐包围着……
  
  玫亚自以为很懂得男人,男人应该都喜欢善解人意,体贴入微,贤良聪慧,乖巧明理的女人。也有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,而玫亚却算不上美人,只是也算得上乖巧明理,可爱贤良,应该算是可爱乖巧的女人,而可爱乖巧的女人一般都显得傻傻的,曙也就是爱上玫亚的乖巧明理。
  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玫亚常常跟曙生气,痛苦欲绝,每当生气时,便想起曾经在一起的时光……
  
  曙有次刚理过发,走到玫亚面前,很自然的背转身,玫亚帮他拍去肩头的碎发,很默契很自然,不用示意,也不用眼神,不用任何的暗示。
  
  偶而他们见上一面,曙的眼神显得神彩奕奕,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帮玫亚按摩肩膀,他知道玫亚有颈椎病。还会帮她买早点,只买过一次,而玫严却记忆深刻。玫严常常会在周末收到曙的信息或是打来电话。每年除夕,曙总会发给玫严许多信息,而今年的除夕却是没有收到,那种失落想必曙是不懂得的。
  
  曙买戒指给玫严,算作是定情信物吧。玫亚是个很重感情的人,整个儿身心都交给了曙,玫亚是个传统的女人,相爱了,就希望是一生一世的爱。
  
  曙从来不在玫亚的面前表现过他的烦恼,但每一个人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烦恼,玫亚只能看作曙是个硬汉。即便当着相爱的人也不会表露出来。而玫亚偶而会冒出这样的念头:希望曙能为她哭一次。在玫亚看来,男人哭是最难的,男儿有泪不轻弹嘛,能为她哭一次表明对自己爱的深刻。有人说,女人一生都在检验着男人爱的深度,即便明知相爱,还是在不断的检验着爱的深度。
  
  玫严逃不过这一规律,玫严几乎冒出过这样的念头:以死来检验曙对自己的深度,玫亚也同样问过这样显得毫无意义的话,倦缩于曙的怀抱,看着他的眼睛:我死了,你会不会哭?曙傻傻的:我不知道。如果曙说:会。玫亚一定感动的一踏糊涂。
  
  玫亚也问过数不清有多少女人检验男人的问题:如果我和***同时掉进河里,你会先救谁呢?女人们想要的答案是:当然先救你了。而玫亚的答案却不是,玫亚希望先救的人是他的母亲,因为自己年轻,而且玫亚希望他是个顺的儿子。
  
  玫亚常常想要在曙的面前发个嗲撒个娇,偶而生气,只是希望曙能给她说几句很亲密很简单的话:乖妹妹,别生气了,我错了,好想你,你生气我会难过呀!很简单的,而曙总是不会,一生气便要挂断电话,冷漠的语气让玫亚更是难过,更是生气。玫亚想,爱她就一定舍不得让她难过,而结果却是让她更难过。
  
  玫亚似乎一直在检验着曙对她的爱,一边表白着自己对曙刻骨铭心的爱。女人就是这样,明知道的,却还要检验,明知道的,还要去表白,生怕对方不懂。
  
  玫亚想过许多对曙的好,也无数次的检讨过自己,想要乖乖的甜甜的被曙搂在怀里,用最大的劲儿,想要给曙做最有营养的汤,想要买给他最得体的衣服,亲自给他剪修手指甲、脚指甲、掏耳朵。玫亚是有洁癖的,别人的东西她绝对不会碰,却能把曙的一双脱皮的脚拥入怀中,喜欢跟曙用同一把牙刷的亲密。
  
  玫亚想要为他写一本书,感动曙现在冷漠的心。曙是爱着玫亚的,而玫亚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他就不能象往日一样的爱着呢?
  
  有人说,男人的本性是猎取的过程,当他还未得到时,也能对心爱的女人百般殷勤,万般显媚,而得到之后却尽显他男人的冷酷,男人就是喜欢追逐吗?而女人一旦用心付出了,却是再也收不回来。
  
  玫亚依旧期待着他的信息,期待着他的电话,期待着他们相濡以沫的相爱着,默契的相守着……
  
  心依然痛,依旧爱……

编辑:诸事不顺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