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宴殷勤,兰舟凝滞,看看送行南浦。情知世上,难使皓月长圆,彩云镇聚。算人生、悲莫悲于轻别,最苦正欢娱,便分鸳侣。泪流琼脸,梨花一枝春带
  
  惨黛蛾‘盈盈无绪。共黯然销魂,重携素手,话别临行,犹自再三、问道君须去。频耳畔低语。知多少、他日深盟,平生丹素。从今尽把凭鳞羽。
  
  ——柳永
  
  一坯黄土,半壁蒿草,浊酒轻倾,祭奠我死去的爱情……
  
  轻轻闭眼,曾几时冻土消痕,晓风生暖,春满东郊道。比翼纸鸢,承载着我们太多幸福,你说,你真美……我微笑,看上你的眼睛,你是想吻我吗?你脸红了,如同做错事被发现的孩子,那一低头的温柔,融化春风抚上柳丝的无限风情……
  
  幸福总是稍纵即逝的,如同树叶上跳动的精灵,那么近,那么远……
  
  然后……
  
  然后你离开了,江枫渐老,汀蕙半凋,满目败红衰翠。衰黄的叶子承载不动我的思念,簌簌落下……
  
  等我!
  
  嗯……
  
  蹉跎的日子里,坚定了什么是“衣带渐宽终不悔”尝尽了“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”……一片凝成琥珀的心保存着那比翼的纸鸢,化为红药,守着那断桥残垣,守在你会路过的每一个地方……不想说是你把我丢了,只能说,在那萧瑟的秋风里,傻迷了我的眼睛,丢了你……
  
  你问我为什么总不快乐。我说你陪我就快乐!你说人药为自己而活。我想说,活跟快乐的活是两码事……
  
  阳光消长的下午,那棵歪脖子石榴树的影子在东面老山墙上做狰狞的鬼脸,我晾起刚洗的衣服,空气中弥漫着油菜花和肥皂的味道,脚下泥土里的某个角落,有个不知名的种子在呢喃苏醒……突然就想结婚了,找一个平常的男人,找一处幽静的地方,结庐而居,为他做饭洗衣……
  
  我想做你的妻了你知道吗?
  
  你不会知道了……
  
  我对这坟茔里的爱情说,原谅我,我不能带你上路了,等待,我放弃了……太久太久,摇曳滑落的那滴泪懂。春雨浸润着大地,万物都寻思着成长,唯有我的情冢寸草不生。闭眼默哀,再见……爱情……

作者:桥边红药